• 手机万博体育下载链接app
  • 长安十二时辰 上下 全两册/马伯庸

    购书卡&政企书目服务专线:028-83157118 (10:00-17:00)

    定  价 :
    ¥79.60
    文 轩 价 :
    ¥54.10 (6.8折) (降价通知)
    配 送 至 :
   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
    中国
    四川省
    成都市
    请选择
    现在有货
    (配送详情)
    作  者 :
    马伯庸
    所属分类 :
    图书 > 小说 > 历史小说
    促销活动 :
    ❤图书音像单笔满99减10,满399减100!(特惠图书、电子书除外)
    ❤老客户回馈,积分换礼券,购书更实惠
    ❤大陆非新疆西藏地区满48元包邮,新疆西藏地区每单运费20元
    购买数量 :
    - +
    服  务 :
    由"万博体育下载链接app网"直接销售和发货,并提供售后服务
    正品低价| 闪电发货|货到付款| 高效退换货
  • 作 者: 马伯庸
  • 出版社: 湖南文艺出版社
  • 出版时间:2017-01-01
  • 开 本:其他
  • 页 数:336
  • 印刷时间:2017-01-01
  • 字 数:371000
  • 装 帧:简装
  • 语  种:中文
  • 版 次:1
  • 印 次:1
  • I S B N:9787540478315
  • 目录
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上)/马伯庸》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下)/马伯庸》
    【注】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,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,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,谢谢!

    作者简介
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下)/马伯庸》
    马伯庸:作家。人民文学奖、朱自清散文奖得主,有“文字鬼才”之誉。 被评为沿袭“‘五四’以来历史文学创作的谱系”,“文字风格充满奇趣”。 代表作《古董局中局》入选第四届“中国图书势力榜”文学类年度十大好书。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上)/马伯庸》
    马伯庸:作家。人民文学奖、朱自清散文奖得主,有“文字鬼才”之誉。 被评为沿袭“‘五四’以来历史文学创作的谱系”,“文字风格充满奇趣”。 代表作《古董局中局》入选第四届“中国图书势力榜”文学类年度十大好书。

    促销语
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下)/马伯庸》
    一场焚尽长安的惊天阴谋 命悬一线的毁灭倒计 文字鬼才 马伯庸 *新长篇 突破真实与虚构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历史悬疑巨制 揭秘不为人知的十二时辰 突厥、狼卫、绑架、暗杀、烈焰、焚城,毁灭长安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……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上)/马伯庸》
    一场焚尽长安的惊天阴谋 命悬一线的毁灭倒计 文字鬼才 马伯庸 *新长篇 突破真实与虚构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历史悬疑巨制 揭秘不为人知的十二时辰 突厥、狼卫、绑架、暗杀、烈焰、焚城,毁灭长安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……
    1.文字鬼才马伯庸 *新长篇
    2.突破真实与虚构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历史悬疑巨制
    3.同名电视剧已经启动,正在筹拍中
    4.2017全国高校巡讲地面巡签 即将启动

    主编推荐
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下)/马伯庸》
    1.文字鬼才马伯庸 *新长篇
    2.突破真实与虚构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历史悬疑巨制
    3.同名电视剧已经启动,正在筹拍中
    4.2017全国高校巡讲地面巡签 即将启动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上)/马伯庸》
    1.文字鬼才马伯庸 *新长篇
    2.突破真实与虚构界限 打造令人窒息的历史悬疑巨制
    3.同名电视剧已经启动,正在筹拍中
    4.2017全国高校巡讲地面巡签 即将启动

    内容简介
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下)/马伯庸》
    唐天宝三年,元月十四日,长安。 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,上元节辉煌灯火亮起之时,等待他们的,将是场吞噬一切的劫难。 突厥、狼卫、绑架、暗杀、烈焰、焚城,毁灭长安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。而拯救长安的全部希望,只有一个即将被斩首的独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个时辰……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上)/马伯庸》
    唐天宝三年,元月十四日,长安。 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,上元节辉煌灯火亮起之时,等待他们的,将是场吞噬一切的劫难。 突厥、狼卫、绑架、暗杀、烈焰、焚城,毁灭长安城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。而拯救长安的全部希望,只有一个即将被斩首的独眼死囚和短短的十二个时辰……

    精彩内容
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下)/马伯庸》
        张小敬倒地的一瞬间,萧规发出了一声怒吼:“鱼肠!你在干吗?!”
        在灵官阁外,一个黑影缓缓站定,右手拿着一把窄刃的鱼肠短剑,左手垂下。张小敬这才知道,萧规踹开自己,是为了避开那必杀的一剑。他现在心神恍惚,敏锐感下降,若不是萧规出手,恐怕就莫名其妙死在鱼肠剑下了。
    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要亲自取走张小敬的命。”鱼肠哑着声音,阴森森地说。
        萧规挡到张小敬面前,防止他再度出手:“现在张小敬已经是自己人了,你不必再与他为敌。”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假意投降?”
        “这件事我会判断!”萧规怒道,“就算是假意投降,现在周围全是我们的人,又怕什么?”
        这个解释,并未让鱼肠有所收敛:“他羞辱了我,折断了我的左臂,一定要死。”萧规只得再次强调,语言严厉:“我再说一次,他现在是自己人,之前的恩怨,一笔勾销!”
        鱼肠摇摇头:“这和他在哪边没关系,我只要他死。”
        灵官阁外,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诡异。张小敬刚刚转换阵营,就要面临一次内讧。
        “这是我要你做的第九件事!不许碰他!”萧规几乎是吼出来的,他一撩袍角,拿起一串红绳,那红绳上有两枚铜钱。他取下一枚,丢了过去。鱼肠在半空中把钱接到,声音颇为吃惊:“你为了一个敌人,居然动用这个?”
        “你听清了没?不许碰他。”萧规道。
        “好,不过记住,这个约束,在你用完*后一枚铜钱后就无效了。”鱼肠强调道,“等到我替你做完*后一件事,就是他的死期。”
        张小敬上前一步:“鱼肠,我给你一个承诺,等到此间事了,你我公平决斗一次,生死勿论。”鱼肠盯着张小敬的眼睛:“我怎么知道你会信守承诺?”
        “你只能选择相信。”
        鱼肠沉默了片刻,他大概也觉得在这里动手的机会不大,终于一点头:“好。”
        鱼肠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,然后留下了一句从不知何处飘过来的话:
        “若你食言,我便去杀闻染。”
        萧规眉头一皱,转头对张小敬满是歉疚:“大头,鱼肠这个浑蛋和别人不一样,听调不听宣。等大事做完,我会处理这件事,绝不让你为难。”
        张小敬不动声色道:“我可以照顾自己,闻无忌的女儿可不会。”萧规恨恨道:“他敢动闻染,我就亲自料理了他!”
        他们从灵官阁拾级而上,一路上萧规简短地介绍了鱼肠的来历。
        鱼肠自幼在灵武附近的守捉城长大,没人知道他什么来历什么出身,只知道谁得罪了鱼肠,次日就会曝尸荒野,咽喉一条极窄的伤口。当地守捉郎本来想将鱼肠收为己用,很快发现这家伙太难控制,打算反手除掉。不料鱼肠先行反击,连续刺杀数名守捉郎高官,连首领都险遭不测。守捉郎高层震怒,撒开大网围捕。鱼肠被围攻至濒死,幸亏被萧规所救,这才捡了一条命。
        张小敬心想,难怪鱼肠冒充起守捉郎的火师那么熟练,原来两者早有渊源。如果守捉郎知道,他们险些捉到的刺客,竟然是鱼肠,只怕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        萧规继续讲。鱼肠得救以后,并没有对他感激涕零,而是送了十枚铜钱,用绳子串起来给他,说他会为蚍蜉做十件事,然后便两不相欠。所以萧规说他听调不听宣,不易掌控。
        现在萧规已经用掉了九枚,只剩下*后一枚铜钱。
        “真是抱歉,害你白白浪费了一枚。”
        萧规道:“没关系,这怎么能算浪费。再说,我也只剩一件事,需要拜托鱼肠去做。结束之后,也就用不着他了……”他磨了磨牙齿,露出一个残忍的笑意,旋即又换上一副关切表情:
        “大头,接下来的路,可得小心点。”
        张小敬一看,原来灵官阁之上,是玄观顶阁。顶阁之上,他们便正式进入灯楼主体的底部。眼前的场景,让张小敬和李泌不由得屏住了呼吸。
        在他的头顶,是一个如蜘蛛巢穴般复杂的恢宏穹顶。整个太上玄元灯楼,是以纵横交错的粗竹木梁为骨架,外蒙锦缎彩绸与竹纸。它的内部空间大得惊人,有厚松木板搭在梁架之间,彼此相搭,鳞次栉比,形成一条条不甚牢靠的悬桥,螺旋向上伸展。附近还垂落着许多绳索、枢机和轮盘,用处不明,大概只有毛顺或晁分这样的大师,才能看出其中奥妙。
        他们踏着一节一节的悬桥,一路盘旋向上,一直攀到七十多尺的高度。忽然一阵夜风吹过灯楼骨架,张小敬能感觉到整个灯楼都在微微摇动,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。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(上)/马伯庸》
        脚步声响,张小敬大剌剌地迈入殿中,全无突遭解职的惊惧。他先冲檀棋眨了眨眼睛,然后把好奇的目光投向那位须发皆白的老者。
        这个人在本朝实在太有名了,诗书双绝,名显开元、天宝二十多年。就在十天之前,贺知章宣布告老还乡,天子特意在城东供帐青门,百官相送,算得上长安一件颇轰动的文化大事。可张小敬万万没想到,这位名士居然又潜回京城,摇身一变,成了一个和文学毫无瓜葛的靖安令。
        他今年已经八十多岁,致仕时已是三品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——这是为什么别人敬称其为贺监——来做靖安令这么一个所由官,实在是高配。很显然,做出这个安排的人,不指望贺知章能有如何作为,只是希望凭他的资历和声望坐镇正印,方便副手李泌在下面做事。
        张小敬忽然笑了,贺知章的出现,解答了他一直以来的疑问。
        长安城的城防职责,分散于金吾卫、京兆府、御史台、监门卫等官署,叠床架屋,矛盾重重。这个靖安司凭空出现,凌驾诸署之上,若非有力之人在背后支撑,绝不可能成事。
        贺知章的身份,除了银青光禄大夫兼正授秘书监之外,还有一个太子宾客的头衔。而李泌则是以待诏翰林供奉东宫。这靖安司背后是谁,可谓一目了然。
        虽则如今太子不居东宫,可从这些幕僚职衔的安排,仍可略窥彀中玄妙一二。
        贺知章注意到了张小敬的无礼视线,但他并未开口责难,只是垂着眉毛闭目养神。
        李泌走上前来,要他汇报情况。张小敬摸摸下巴,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李泌脸色一变:“这么说,突厥人已经拿到了坊图?”
        这可是他们仅有的一条线索,若是断掉,靖安司除了阖城大索没别的选择了。
        张小敬道:“还不确定,我已安排姚汝能封锁祆祠周围,正在逐一排查附近住户……”话未说完,贺知章“唰”地睁开眼睛,语气严厉:“好大的胆子!你可知道擅封祆祠,会引起多大的骚乱?”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,也不关心。我的任务只是抓住突厥狼卫。”张小敬回得不卑不亢。
        “那你抓住了吗?”
        “如果你们总是召我回来问些无聊问题,那我抓不住。”
        李泌微微有些快意,张小敬这家伙,说起话来总带着点嘲讽的味道,现在轮到贺老来头疼了。
        贺知章眉头一皱,这个死囚实在是太过无礼了。他举起大印,想叫人把张小敬抓起来,先杖二十再说,这时通传第三次跑进殿内。
        “报,祆教大萨宝求见。”
        殿内稍熟长安官场的人,心里都是一突。长安城的胡人多信祆教,一旦起了争议,光是信众骚动就能掀起大风波,所以官府与祅教的交往向来谨慎。大萨宝统管京畿诸多祆祠,影响极大,他忽然至此,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。
        贺知章一阵冷笑。这个无知囚徒,非但搞砸了**的一条线索,还惹出了这等风浪。他看了一眼李泌:“长源,你今天已经是第二次犯错了。”
        贺知章轻轻点了一句,然后转过脸去:“绑起来!带走!”
        李泌尴尬地站在原地,眼神闪动。如果真是惹出祆教的乱子,他也没法出言庇护。几个如狼似虎的侍卫得令,把张小敬按住,五花大绑,就要朝殿外推去。忽然殿里传来一阵尖利的木脚摩擦地板的声音,众人循声望去,看到徐宾略带惶恐地站起身来,周围的书吏都跪坐着,把他衬得特别显眼。
        贺知章眯起双眼,不动声色地盯着他。
        面对靖安令的威压,徐宾战战兢兢,有心想替好友说几句辩解的话,可情急之下口吃更加厉害,脑门都是汗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他挣扎了半天,终于放弃了说话的努力,迈步走出人群,快步走到张小敬身旁——徐宾没那么复杂的心思,当初是他把好友送进靖安司,也必须是他送走才成。
        贺监是大人物,应该不会为这点小事记恨我吧……徐宾这样想,右手去搀张小敬的胳膊,同时低声说了一句:“抱歉。”张小敬反剪着双手,面色如常。对一个死囚犯来说,这不算*糟糕的情况,*多是回牢里等死,和之前没区别。
        只是先给了他一点生的希望,转瞬间又有效打碎,这比直接杀他更加残忍。
        贺知章已经对这个穷途末路的骗子没兴趣了,他心里琢磨的是,一会儿怎么应对大萨宝。这事仔细想想,颇为奇怪,祆教的消息什么时候这么灵通?这边才出的事,那边立刻就找上门了,莫非背后有人盯着寻靖安司的岔子?
        一进入到朝争的思路,老人的思维就活跃起来。
        不料张小敬像是读出他的心思一般,呵呵笑道:“贺监你别瞎猜了,是我让姚汝能通知他的。”

    价格说明

    定价:为出版社全国统一定价;

    万博体育下载链接app价:为商品的销售价,是您最终决定是否购买商品的依据;受系统缓存影响,最终价格以商品放入购物车后显示的价格为准;

    关于新广告法声明

    新广告法规定所有页面不得出现绝对化用词和功能性用词。

   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,但为了不影响消费者正常购买,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,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,我们在此郑重声明: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,不作为赔付理由。因极限用词引起的任何形式的商品赔付,本店不接受且不妥协。希望消费者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,也请职业打假人士高抬贵手。

    同类热销商品

    近七日热销榜
    新书热销榜